发表日期:2020年11月01日
开启美丽中国建设新篇章
来源:瞭望 2020年10月31日
作者:王金南、秦昌波
 
  我国生态环境保护结构性、根源性、趋势性压力总体上仍处于高位 
  大力推进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,推动形成生态环境保护的内生动力 
  深化改革创新,加快推进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 
  “十四五”时期是我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个五年。围绕美丽中国建设目标,谋划好“十四五”时期生态环境保护目标和重点工作方向,对美丽中国建设起好步、开好局具有重要意义。
  生态环境改善成效斐然
  回顾即将过去的“十三五”,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取得历史性成就、发生历史性变革,是迄今为止生态环境质量改善成效最大、生态环境保护事业发展最好的五年,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取得的成就世所瞩目。
  生态文明顶层设计基本完成,战略地位不断加强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国加快推进生态文明顶层设计和制度体系建设,制定了一系列涉及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改革方案,“四梁八柱”性质的制度体系基本形成。特别是把“增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意识”等写入党章,宪法修正案将新发展理念、生态文明建设和建设美丽中国的要求写入宪法,生态环境保护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地位不断提升。
  污染防治攻坚战取得关键性进展,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。截至2019年底,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确定的生态环境领域9项约束性指标,有8项已提前完成。与2015年相比,2019年全国地表水优良水质断面比例上升8.9个百分点,劣Ⅴ类断面比例下降6.3个百分点;细颗粒物(PM2.5)未达标地级及以上城市年均浓度下降23.1%,全国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年均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到82%。化学需氧量、氨氮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污染物排放总量累计分别下降11.5%、11.9%、22.5%、16.3%。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,固体废物进口种类和数量大幅减少。全国范围内初步划定生态保护红线,森林覆盖率达到22.96%,森林蓄积量175.6亿立方米,生态系统格局与生物多样性保护整体稳定。
  生态环境保护有力促进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有效推动了高质量发展。截至2019年,全国实现超低排放的煤电机组约8.9亿千瓦,占煤电总装机容量86%,建成世界最大规模的超低排放清洁煤电供应体系,6.1亿吨粗钢产能开展超低排放改造。我国光伏、风能装机容量发电量均居世界首位,全国清洁能源占能源消费的比重达23.4%,煤炭消费占比下降至57.7%。京津冀地区煤炭运输集疏港实现“公转铁”,全国铁路货运总量同比增长7.2%。累计淘汰黄标车、老旧车2000多万辆,新能源汽车产销量、保有量稳步提升。
  全社会绿色发展理念、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显著提升。越来越多的地方把推进生态文明建设、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作为机遇和重要抓手,推进高质量发展,努力走发展经济和保护生态环境的双赢之路。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加强环境保护就是维护健康市场,符合自身长远利益,依法排污治污、保护生态环境的法治意识正在形成。生态文化、绿色消费、共享经济快速发展,全社会关心环境、参与环保、贡献环保的行动更加自觉,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日益成为社会主流风尚。
  积极参与全球环境治理,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、中国理念和中国方案。我国率先发布《中国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国别方案》,推动达成《巴黎协定》实施细则,提前完成了中国对外承诺的2020年碳排放强度目标。2020年9月,我国宣布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,二氧化碳排放力争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,2060年前争取实现碳中和。塞罕坝林场建设者、浙江“千村示范、万村整治”工程获得联合国“地球卫士奖”。
  美丽中国建设任重道远
  “十四五”时期,我国发展的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。受疫情冲击叠加影响,国内外形势仍然复杂严峻、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,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压力依然很大。
  从外部环境看,世界经济正面临严重衰退,孤立主义、保守主义、民粹主义反弹,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持续蔓延,进一步持续加剧“逆全球化”思潮和行为,技术封锁和贸易保护等单边主义、保护主义抬头,欧美发达国家关系国家安全和基本民生的制造业回归态势明显,不断冲击全球产业链、供应链体系,国际贸易增长前景堪忧,国际直接投资稳定性严重不足,外需紧缩有可能成为常态。
  从内部环境看,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,统筹发展和保护的难度增加。国内部分地区对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视程度减弱、保护意愿下降、行动要求放松、投入力度减小。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向好、企业加快复工复产,传统基础设施和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并行推进,产能和产量短时间内集中恢复性增长,给生态环境带来反弹压力。同时,随着中等收入群体扩大,居民消费规模扩张带来的能耗增加和生活污染加剧问题不容忽视。
  从经济结构看,我国生态环境保护结构性、根源性、趋势性压力总体上仍处于高位。以重化工为主的产业结构、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、以公路货运为主的运输结构没有根本改变,环境污染和生态环境保护的严峻形势没有根本改变,生态环境事件多发频发的高风险态势没有根本改变。主要工业产品生产、能源消费、机动车保有量等产生污染物排放的驱动因素仍处于高位平台期,且保持持续增长态势,经济发展与资源能源消耗尚未实现实质性脱钩。比如,2019年全国粗钢、水泥、火电等产品产量和原油加工量分别为10亿吨、23.5亿吨、5.2万亿千瓦时、6.5亿吨,分别占全球总量的53.3%、56.0%、49.4%、16.2%,且产量仍呈增长趋势,预计未来5~10年我国钢铁、建材、石化、火电等主要工业行业产品产量仍处于高位平台期。2019年,煤炭消费总量39.3亿吨,煤炭消费比重为57.7%,约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7.7个百分点,能源结构调整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
  从生态环境看,生态环境质量改善成效并不稳固,与美丽中国建设目标和人民群众期待还有差距。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,老百姓对生产生活环境质量要求会更高、对生态环境问题的容忍度更低。目前,我国大气污染治理仍处于“气象影响型”阶段,重污染天气时有发生,臭氧影响逐渐显现。城市黑臭水体长治久清还需持续推进,农业农村污水治理亟待加强,海河、辽河、黄河等流域劣Ⅴ类断面多,长江等流域总磷污染较重,湖库富营养化问题尚未得到有效控制,长江口、杭州湾、珠江口近岸海域水质较差。土壤污染风险管控压力大,超筛选值农用地安全利用和严格管控的任务较重,污染地块再开发利用环境风险依然存在。
响应人民对美好生态环境的期待 
站在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,“十四五”相关目标任务的确定,不仅要考虑五年期内生态环境的改善要求,还要充分考虑2035年乃至本世纪中叶美丽中国的建设目标,强化问题导向、目标导向和结果导向,从解决社会主要矛盾出发,坚持以人民为中心,响应人民对美好生态环境的期待。 
第一,大力推进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,推动形成生态环境保护的内生动力。绿色发展是解决环境污染问题的根本之策。世界银行相关研究显示,发达国家解决环境污染问题,70%靠产业转移和产业结构调整,30%通过末端治理。“十四五”期间,是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全面推进结构调整和绿色发展的关键时期。一方面,末端减排潜力正在逐渐减少,技术进步与结构优化调整将成为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的主要潜力。另一方面,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正加快形成,更加强调疫后绿色复苏,这对推动绿色发展是难得的机遇。 
“十四五”时期,要坚持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的新发展理念,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历史性机遇,推动疫后经济绿色复苏,优化区域格局,壮大绿色发展新动能,以传统产业转型升级、资源能源效率提升、能源清洁低碳发展、交通运输结构调整为重点,以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为依据,以结构调整、布局优化、效率提升和政策激励为手段,培育高质量发展绿色增长点,推动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。 
大力实施绿色转型,实施一批绿色转型升级重大工程,全方位推动生产方式绿色转型。积极倡导绿色生活方式,大力培育绿色消费理念,与扩大内需战略相衔接,启动全民绿色消费行动计划,以生活方式的绿色转变带动绿色消费,以绿色消费倒逼生产方式绿色转型,培育壮大生态经济,从源头大力推进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,增强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的内生动力。 
第二,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的理念,统筹环境治理与生态保护。生态环境是一个统一的整体,需要系统保护,减污增容并重。一方面,通过污染减排、环境治理,在“分子”上做减法,减轻污染压力;另一方面需要加大生态保护修复力度,扩大生态容量,提升承载力,在“分母”上做加法。比如大气环境治理,既需要通过大气污染减排和联防联控减轻污染排放,也需要通过防风固沙、城市蓝绿空间建设等生态保护措施,扩大生态容量,扩大空气扩散条件。又如水环境治理坚持“三水”统筹,将减污增容、节水提效、增加生态用水保障、水生态恢复等结合起来。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,既需要加强温室气体排放控制,也需要增加森林、草原、湿地等碳汇功能,提高各方面的适应能力,推动气候与环境的协同治理。 
第三,深化改革创新,加快推进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。今年3月,中办、国办联合印发《关于加快构建现代环境治理体系的指导意见》,这是在部门领域党中央审议印发的第一个关于治理体系的指导意见,体现了党中央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高度重视。 
“十四五”时期,要以体制机制改革为突破,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,健全源头预防、过程控制、损害赔偿、责任追究的生态环境保护体系,加快构建“党委领导、政府主导、企业主体、社会组织和公众参与”的现代环境治理体系,加快推进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。 
第四,坚持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之路,做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、贡献者和引领者。加快经济绿色转型发展,厚植绿色资本,既是大国竞争的新焦点,也是谋求大国地位的新起点。在以气候变化、能源革命、绿色低碳技术创新、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保护问题为代表的绿色战略中,我国可积极应对,深入开展“一带一路”生态环保合作,积极参与国际环境治理进程和履行国际公约,争做负责任的参与者和各种全球环境问题国际准则制定的主导者,争取“十四五”重点地区和行业率先“碳达峰”,积极推动生态文明、绿色发展和人类共同体理念融入全球绿色治理体系,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,共建清洁美丽世界。
相关专题:
相关信息:
没有相关信息
相关信息: 打印本页

安全联盟

Copyright © 2005-2020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3323号-3